• 您好,欢迎访问达拉特旗人民政府网站!

  • 今天是

奇宝山:一个真心为大伙的“老队长”

  • 发布日期:2016-11-14 08:46
  • 来源:达拉特快讯
  • 作者:张玉福

  

  回头看看走过的路,沙丘沟壑,坎坷相伴,不曾留意什么,却又总是追求,于是一直朝前走。怀旧的日子里,永不消失的是恒定的风景。真正的痕迹,都是流金的日子。

  ——作者题记

  走进展旦召苏木展旦召嘎查新城一社,只见一幢幢新房拔地而起;一条条笔直的油路穿村而过;一辆辆家庭小轿车频繁出没;一群群白山羊如棉似云;一头头牛马结队成群;一峰峰骆驼载着游人……说起这些巨变,新城一社的人都竖大拇指夸奖:全靠着一位真心为大伙的“老队长”奇宝山。

  奇宝山,蒙古族,今年75岁,1942年出生在包头财神庙园子营一个普通牧民家庭,在他三四岁时,父母亲相继过世,留下他一个独生苗,先后由“奶妈”和姑姑务艺拉扯,在他9岁时姑姑将其接到达拉特旗的展旦召村。没有爹娘的孩子早当家。奇宝山在十几岁时,就撵牛放吗、寻柴担水、耕田种地、开渠打坝等农牧业活儿样样能干。1963年,21岁的奇宝山与家住蓿亥图的蒙古族姑娘阿希娃喜结连理。由于勤劳吃苦,两三年光景,小日子就刨闹得比别人家殷实。很快,他的为人和他的本领就得到了社员们的认可。1966年1月27日,新城一队的全体社员一致推选他为生产队队长,而这一干就是50年。

  现在的年轻人也许不知道“生产队长”为何物?它就是上世纪人民公社时期的行政区划,“生产队”属国家最低一级权力机关,相当于现在的村嘎查下设的村民小组,也有叫社的。这一级的领导人,人民公社时期叫“生产队长”,现在叫“村民小组组长”,俗称“社长”。直到现在,展旦召嘎查新城一社的人们仍亲切地将奇宝山同志称为“老队长”。

  俗话说,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兵。当生产队队长也好,当村民小组组长也好,干一年两年、三年五年倒也不算啥,可断断续续能当50年,若要是没有一个公正无私的品行和超前的商品意识、经济头脑,社员们是说甚也不会让他当这个家的。

  在那个“吃大锅饭”的年代,山药蛋、玉米面、红薯面、高粱米、高粱面等就是人们的主要口粮。奇宝山有两个女儿,5个儿子,那时由于他家大人多,日子过得十分紧困。虽说他正在拉着破窝,可他没有一点私心杂念,只是一个劲地维护着全队社员的利益。

  靠新城一队的西部,有一片天然的碱葱滩,每到夏秋季节,茂密的碱葱竞相争长、郁郁葱葱。然而好景不长,要是周边社队的马、牛、羊等大小牲畜闯进去,几天就糟害的面目全非,惨不忍睹。对此,奇宝山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。他想,如果把这些碱葱管理起来,护理好,到秋天籽熟叶老时让社员们收割回来打成枳子变卖成钱,再买口粮,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吗?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年7月,正是酷暑难当,炎热的夏季,为了完成碱葱滩的栅栏工程,奇宝山和社员们每天一大早就出工了,又是挖坑,又是扛竿,早出晚归,披星戴月。不到一周时间,1000多亩碱葱就用栅栏围了回来,从此彻底避免了牲畜的遭害,全队社员的利益得到了保障,大家激动地说:“奇队长可给我们办了一件大好事,我们不仅喂猪有了饲料,还能打枳子卖钱买粮食呀!”

  多少年来,奇宝山始终把社员群众当成自己的衣食父母和贴心亲人,无论是何种情况,都愿意和群众打成一片,扎根于群众,奉献于群众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年冬天,冷风飕飕,寒气袭人,新城一队社员道尔吉的母亲和老伴身患重病发作,一个躺在前炕,一个躺在后炕,看样子她们都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。晚上九点多有人来找奇宝山队长,说人快不行了,请求该怎么办,当时他正组织队委会开会,得知此事后丝毫没有怠慢,一想到群众的事比天大,便立即叫停会议,并吩咐会计和保管员赶快拿上布票去供销社购买相关布匹,让女社员连夜缝制寿衣。谁曾想,刚把道尔吉老母亲的寿衣做好,他老伴也不行了。奇宝山带领男女社员接着又连夜给缝制好一套寿衣,同时又立马向别人家借了一支棺材,从队里拿出些米面,风风光光地处理了两位亡人的后事。

  还有一年,本队社员雷明突然患上了脑膜炎,由于家庭困难,无钱治病,一直睡在炕上硬扛着。奇宝山得知此事后,二话没说,从自己家里拿出50块钱、十几斤白面急冲冲地去看望了这位社员。这位社员病好了以后,十分感激地对人们说:“全队人看中奇宝山当队长,真没选错人呀!”

  然而,在吃大锅饭那阵子,尽管社员们对学大寨开始还是积极的,但是长期过火地进行,就有了意见。社员全年超强度地劳动,反而工分值降低,口粮不够吃,长期挨饿,哪有劳动积极性?社员劳动一天挣十分工,一般只值二、三毛钱,损害了社员的当前利益,影响了他们的劳动积极性。于是社员就消极怠工,在集体劳动中磨洋工,出工不出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奇宝山在新城一队大胆提出了包产到户的主张,将全队分成4个组。正欲拿出分田方案时,有些老党员、贫下中农积极分子、社队干部有抵触情绪,持反对态度的也大有人在。他们说:辛辛苦苦革命三十年,一夜回到解放前。说这是资本主义的复辟,社会主义的失败。还有一些吃惯了大锅饭的懒汉,不下地劳动的既得利益者,缺乏劳力的人家也反对包产到户。这时有人直接把奇宝山告到了旗政府,导致包产到户的大包干责任制暂时搁浅。

  1983年,时任展旦召大队党支部书记的白宝山直言:“新城一队没有奇宝山不行!”

  就在这一年,再次担任新城一队队长的奇宝山,在白宝山支书的支持下,很快将队里的牲畜、农具、财产、土地落实到户,包产到户生产责任制全面推开。秋后一算帐,粮食大丰收,多数社员高兴地合不拢嘴,第一次可以放开肚皮吃饱饭。

  包产到户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利益好处把这种抵触、反对意见压了下去。社员给自家干活,劳动积极性空前地高涨,起早贪黑地干活,庄稼长得格外好。刚实行包产到户的那二年,又是风调雨顺的好年景,好多农家粮食打得放不下,农村出现了卖万斤粮的大户,挣钱万元的“万元户”,有的社员还被评为全公社和全旗劳动模范。 

  新城一社,地处库布其沙漠边缘,拥有280口人,其中蒙古族210人,是一个宜农宜牧、蒙汉杂居的地方 。一直以来,这里一无支柱产业,二无特色优势,三是交通闭塞,是全旗一个典型的穷村,落后村。2000年秋,奇宝山针对本社土地沙化日趋严重,个别人私吞沙漠的事情时有发生的实际情况,经过多次召开社员大会、反复酝酿,果断提出了“将沙地落实到户,进行防风固沙,锁边植树”的号召。

  村看村,户看户,社员看着队干部。很快,全社1万多亩沙漠落实到户,奇宝山更是全家出动带头植树。在他的带动下,一场前所未有的植树大会战拉开帷幕……十几年过去了,如今一片片种有杨树、沙柳、柠条的锁边林不仅起到了防风固沙的作用,而且还成了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  新城一社是全旗上电较晚的一个地方。2007年至2009年,为了上电打井、为了改善社里水利基础设施,奇宝山四处奔波,八方求援,他走东胜、跑呼市,又是争取资金,又是联系水利专家,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。这一年,他请来了旗水利局专家一起选址,勘察,在得到村民的拥护和支持下,他们说干就干,投入机械,投入劳力,齐心合力,利用两年时间,先后解决了全社的照明线和动力线。

  目前,新城一社拥有变压器15台,机电井40多眼,人均水浇地10多亩;拥有绵山羊5000多只、牧马130多匹、肉牛50多头、骆驼120峰。2016年秋天,奇宝山经过全面考察,认真规划,又在全社实施了滴水灌溉工程。

  如今,新城一社涌现出了不少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和年人均收入1万元至2万元的农牧业大户。令人欣喜的是,响沙湾旅游景区、库布其沙漠旅游景区、银肯塔拉旅游景区和窝阔台旅游景区都在新城一社的周围。显然,这对拉动当地经济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。多少年来,村民们看到了一件件实事的相继完成和一桩桩好事的先后实现,打心里佩服他们的“老队长”奇宝山。

  是啊,多少年来的餐风露宿、栉风沐雨,奇宝山毫不在意,全然不顾。他始终用行动和付出证明:只有真心为大伙,真正做到“权为民所用,情为民所系,利为民所谋”,才会赢得村民的爱戴和拥护。

附件: